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表

往事不如烟

故事新编  / 倒序浏览   ©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楼主# 2018-5-23 00:00

跳转到指定楼层

  虽然时光能冲淡一切,虽然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换了一个又一个,虽然忘却的救世主早已降临,但刻在石头上的东西能轻易漫灭么?

  我不想也不敢去触动这段用血泪冰封的往事,我明白“痛定思痛,痛何如哉”。但今天我一定鼓足勇气,“直面惨淡的人生”,揭开这层厚厚的痂,哪怕鲜血淋漓。

  一

  2005年4月14日,这是魔鬼出世的日子。这天,我和姐约好去泡温泉,刚吃完晚饭,丈夫来电话说反贪局找他和学校另外两个领导谈话去了,要我回去照顾好儿子。我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已经关了机。我是一个生活简单、头脑单纯的人,虽然“反贪局”这个名称听起来有点恐怖,但两袖清风的丈夫怎么也和它联系不起来。于是我天真地想,也许是平常的工作联系,也许是了解别人的情况,明天老公就回来了。

  儿子下晚自习回来,我饶有兴趣地听他讲着班上的趣事,安然睡去。第二天依然上课。第三天儿子要去县城参加数学奥赛,我也就来到了检察院,门卫不让进,我只好联系了检察院的一个朋友。到了反贪局的值班室,一个值班人员从下面走上来,传来重重地关铁门的声音,我的心揪紧了,丈夫竟然被关在地下室。经协商,只能由朋友替我去看丈夫,一小会,朋友就上来了,说:“你老公好黑好瘦,我跟他说话,发现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再也忍不住了,丈夫可不是一个脆弱的人,结婚十多年来,我从没见他掉一滴眼泪。从反贪局出来,我心里特别难过,来到同学家,在同学面前又痛哭了一场。

  二

  4月17日下午,与丈夫同去的人都回来了,说丈夫因为是法人代表,又态度恶劣,拒不交代,已被拘留,关进了看守所。晚上的教师例会由李校长主持照常进行,我呆望着讲台前那个空着的座位,心里发怵。看守所,那是怎样的一个所在啊?正直无私勤奋务实的丈夫怎么会去那种地方?八年了,学校的一草一木都凝结了丈夫的心血啊。我该怎么办?我把亲戚朋友全都过滤一遍,怎么也找不出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丈夫已失去了自由,我必须想办法才行啊。

  晚上,有个从看守所出来的人打我电话,我忙来到约好的地方,那人消瘦寡言,目光呆滞,我急切地问丈夫的情况他都不说,只说了两件事:一、衣服;二、下个星期还不能出来就请一个律师。说完就走了,我久久地盯着他的背影,想从他那多感受一点丈夫的气息。

  从热闹的马路往里走一里路左右,就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方。铁门,围墙,还有一个高高的岗哨,一个男人端着上好刺刀的枪在上面走来走去。我那尽忠报国的丈夫竟拘禁在刺刀之下,真是讽刺。我来到值班室,从铁栅栏中跟里面的人说明了来意,他瞪着一双牛眼恶狠狠地问:“多少监多少号?”我一时没听明白,又把丈夫的姓名报了一遍.。“谁管他姓什么?在我们这里无名无姓,谁都只是一个号码。”我难过得要命,想我丈夫虽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哪容人如此欺辱?我报不上号,他就不接受我送来的衣服,我也不想低声下气地求他。我靠着铁栅栏呆立着,他悠闲地点燃烟,喷吐着烟圈。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一辆小车载来了一位珠光宝气的少妇,怀抱着一床崭新的蚕丝被,向值班室走来。“大哥,请帮我把这被子给牛时贵。”“多少监多少号?”“大哥,我怎么知道呢?你帮忙查查不就得了?来,孝敬大哥的。”一包蓝嘴芙蓉王落在了铁栅栏内的桌子上。他拉开抽屉,把烟往里一扒,拿出了登记本。我也只好走进了隔壁的商店。

  三

  托尽所有的关系,耗尽所有的积蓄,流尽一辈子的眼泪,终于得到了反贪局领导的一句话:明天研究取保候审的事。十天了,丈夫的胡子该好长了吧?还有胃病,支气管炎……

  醒醒睡睡终于挨到了五点。城里虽然醒得早,但大部分店铺还紧闭着。在早餐店,我细嚼慢咽磨蹭着时间,直到老板虎着脸收走了碗筷。我只得在街上溜达,有家服装超市开门了,我虽无心买衣服,但为了打发时间,我走了进去。大清早的,店内却播放着《铁窗泪》:“手里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点油。”我心一惊,眼泪哗哗地流,我忙往外走,音乐又响起:“真的好想你——”我逃出了这个店子,来到了法院门前看人来人往。九点多钟,我托的人急急地赶来:“真是出鬼了,检察院没有通过你丈夫的取保候审。”我再也受不了,号啕大哭起来。哭过后,我突然记起丈夫捎的口信,走进了律师办公室。

  律师进了一条又一条铁门,我被挡在外面,只得贴紧铁窗,极力往里望。等啊等啊,过了好一会,终于看见丈夫出现在对面那栋屋的装了铁门的过道里。我大喊起来,丈夫把手放在嘴边说:“照顾好自己。”声音沉闷而嘶哑,我气得双脚直跳。丈夫,学生最尊重的校长,我最亲爱的人,竟剃着光头,穿着囚服,拷着双手。上苍啊,你开开眼啊。丈夫被带进了一间屋子,我必须透过两个窗户才能看到。我抓紧窗棂踮起脚跟任眼泪哗哗地流。不一会,丈夫又出来了,我喊着要他注意身体,他多想和我说话,但被强行拉走了----留下我在直跳,直喊,直哭。律师出来说:“你不要在外面喊,喊得他眼泪双流。”我也唯有泪千行。

回复

使用道具

成为第一个回答人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火币网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