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表

双飞

故事新编  / 倒序浏览   ©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楼主# 2018-5-24 00:00

跳转到指定楼层

  我在美丽的小村庄里面徘徊,看着我熟悉的每一个场景,仿佛都像昨天一样历历在目,正是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我每天会在菜花地里坐上一会儿,看着山外面的世界,我幻想着有一天能够出去看看。

  我王燕叫是一个普通农村家庭出生的女人,我的丈夫是一个工人。关于我的童年我并不是那么喜欢去回味,我认为不开心的事没什么必要记起,我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农民,从小虽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可是童年时父母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心,我承认当我知道他们把姐姐送去念大学的时候我心里确实略感愤怒,可是,毕竟是父母,即使我再怎么想念书我也不能跟自己家里过不去不是。只是我太过嫉妒姐姐的好命,同样是一个家庭出生的,就因为她比我大几岁,比我先上学,她就能风光的出远门念大学,而我就早早的嫁了人,直到现在我还依然偶尔会埋怨命运的不公平。

  记得小的时候邻家的小男孩常常带着我上山去观望,走出这个地方几乎已经成为了我们共同的梦想。他在前我在后,我们翻过一个一个大山,可终究在太阳落山之前须得赶回各自家中,所以我们只能半途而废着。那时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们都是村子里最邋遢的孩子,我们两人时常在满山遍野拾柴火,在各自的庄稼地中除草,家里的人从来不让姐姐干这些农活,仿佛姐姐就是天生就应该去过好日子的命,而我注定一辈子呆在农村,对大城市永远只是一种向往罢了。

  小男孩的名字叫江毅,我的姐姐叫王凤,王燕王凤,直到后来我才揣摩出父母取名字的用意,后来叔叔告诉我,是因为在我和姐姐很小的时候父亲帮我们算过命,说姐姐以后能考上大学,要父亲加紧培养,似乎从那以后父亲就把她当菩萨一样供着,把名字也给她改掉了,姐姐从前的名字叫做王鹂,后来才改名为王凤,这是一个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转折,怪就怪我们家中世代迷信,据说这样才可保世代家业兴旺,家业?我脑海中常常浮现出这两个字,那是纯粹的自己给自己的精神寄托罢了。

  我时常回娘家看见他们因为劳作而废寝忘食的时候,我只是在心中默默的一笑而过。

  这些年姐姐常常给家里打电话,她告诉我城市的生活是多么的好,城市的姑娘有穿不完的新衣裳,城市里面的人们喂狗的食物比咋们乡下的人还要吃的好。我越来越羡慕她的生活,如今的她大学毕业了,在城市里发奋图强的工作着,我跟着我的丈夫在乡下相敬如宾的生活着,偶尔在田地里插秧,偶尔在家门口照顾孩子。

  至于江毅,我和他已经好久没有过联系,他也在那一年被家里的人送去念了大学,是和姐姐一起走的,不过他们不在同一所大学。

  江毅离开这里的前几天是一个庙会,因为村子里的人都和我父母一样是比较迷信的,所以那一天村里的人几乎都去赶庙会了,我得知江毅即将离开自然是十分的失落,他可以去实现他的梦想了,而我始终只能守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

  那天,他来找我了,他对我笑着说让我等着他,他终有一天会回来娶我。

  我坐在他的家中,我的脸上是笑着的,心中自然欢喜无比,可是一想到即将和他分割好几年,心中的失落无论怎样也无法消散,他仿佛看出什么来了,他抬起手轻轻的擦干我的眼泪,他伸出手紧紧地抱着我,他吻我,那一天起,我成为他的女人。

  我们就那样紧紧的抱着,是那样难舍难分,他不停的对我说,王燕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回应他的只有我止不住的眼泪,我看着床单上的那一朵花,那一刹那我感觉到了疼。

  他走的前一天我没有去送他,因为我知道那样会让我们彼此都更加的难过,再加上他的家人并不喜欢我,我也不是喜欢招人闲话的主。

  之后的那一个月我怀疑自己怀孕了,我跑去了距离村子很远的小镇上查了一下,事实证明我真的怀孕了,村子里像我这样的女孩大多算没出息的,大人们都巴不得早点出嫁,我且随了他们的愿。

  各自家中摆着酒席,那天的我穿着红衣裳,我看见了我所谓的丈夫正和一群男人喝的大醉,比我大4岁的丈夫。我无法表达心中的无奈,洞房花烛夜的那个晚上,我也一直用这句话安慰自己。浑身穿着脏兮兮的那个男人就是我的丈夫,他爱喝酒,他叫陈志明,不是江毅。

  他唯一的好便是在孩子出生后对他加倍喜爱,每当我看到他抱着孩子在大山上逛得时候,我就在想着当他知道不是他的孩子的时候他会不会猛然把孩子从山上狠狠扔下去,那是我的噩梦。

  我的肚子逐渐变大的时候,我想这孩子生下来会不会跟江毅小时候一样那么讨人喜欢。每次想起他的时候似乎都觉得各种滋味的上来了,让我憋不住的想掉眼泪。

  那一年的深秋,我在家里磨面,我推着磨板,卖力的推动着,直到肚子疼得无比厉害的时候突然坐在了地上,那时候陈志明不在家里,当他回来的时候我几乎晕过去,他连忙抱起我搭着村里人的车向镇上的医院奔去。

  就在去医院的半路,我生下了瑞瑞,他叫陈瑞瑞,是个男孩,终有一天他会知道谁是他的父亲,他会姓江的。

  我生下瑞瑞的第二年江毅从远方回来了,我得知他回来了竟然有些不敢去见他,但是我还是去了,我想让瑞瑞见到他的父亲。我带着瑞瑞回到了娘家,经过他家门口时我看见他了,他在他家大院里,他从篱笆处朝着我看,他的目光让我有些不敢直视,里面带着浅浅的失落,我此刻无法去想象他的心情是如何的,但我看得出来,他和我一样难过。

  我低着头走,他立刻从大院出来,瑞瑞惊讶的看着他,他也一直看着瑞瑞,“瑞瑞你先回外婆家去,妈妈一会儿就来。”我告诉他。

  和小时候一样,我们依旧座在山坡上,是他先开口的,他平静的问我“为什么。”

  我看着他的脸,那一瞬间我似乎能够感受到他心里头的悲伤,我抬起手摸着他的脸,他紧紧抓住我的手“王燕,你告诉我为什么。”

  “你父母告诉过你了吧。”我依旧望着山的那一边。

  “为什么不等我,我们不是说好的吗?”

  “江毅,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他冷冷的笑着,他的心里应该会很恨我吧,我打破了他的希望。“你可以在城里找一个好姑娘,你们会过得很幸福。”我又说。

  “这是你想要的吗?”他摸着我盘起来的发髻。

  “有些事不是我想它就可以的。”他的眉毛皱成了一团,似乎还想要说什么。

  “我要回我妈那里了,一会还得赶着回去给他做饭,江毅你忘了我吧。”

  他轻轻地从后面抱着我,身上发着抖,然后又松开开。

  我踏着步子匆匆的回了家,一路上我险些失态,现在的我又怎么会还配得上他呢。

  我缝着瑞瑞的衣服,回顾着这些事,似乎在我心里

回复

使用道具

成为第一个回答人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火币网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