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表

当爱情脏了

故事新编  / 倒序浏览   ©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楼主# 2018-4-18 00:00

跳转到指定楼层

  客户,是他当初第一次见的广州男人,来之前在电话里说,楚先生,不知道这次见面,你的女朋友是否愿意赏光?

  只是问了一句,楚良心里已经明白,只犹豫了一下,便笑着回答,我们会一起等候您……

  看紫桑对着镜子开始细致地化妆,楚良才放下心来。然后他走到她身后,讨好般地说,紫桑,最喜欢看你化妆。真奇怪,每次你化完妆,立刻成了另外一个人。看上去,那么……那么精致又高雅。

  紫桑头也不回,不化妆的时候,也不过寻常吧?

  不,不!楚良赶快否认,只是,漂亮得不一样。紫桑把睫毛膏仔细地打好,对着镜子抿抿唇,收拾利落,回过头来,平静地看着楚良,但是,不化妆的那个,才是真的我。

  楚良愣了一下。终究也来不及细细分辨紫桑是否话中有话,看看时间已不早,便牵紫桑出了门。

  等出租车的时候,楚良说,这笔生意谈成,紫桑,以后你就再也不用等出租车了。

  紫桑扭头问,下笔生意谈成呢?

  楚良即刻答:大房子、钻戒……紫桑,我会给你一个豪华的、配得上你的婚礼。

  紫桑笑笑,没有再答话。刚好有车来,楚良便伸手拦了车。

  楚良在公司跑业务,见客户谈生意原来部是自己的事,却习惯了拉上紫桑。三年前,他在公司试用期,去见客户,心里战战兢兢,连穿什么衣服都没底。打电话给紫桑,慌张得不行,央求紫桑陪他一同去,冒充同事。

  紫桑犹豫半天,终究是心疼他,答应下来。没办法,紫桑爱楚良。

  楚良和紫桑,算不上青梅竹马,却是从高中就偷偷相互疼惜了。那种疼惜,多少有点同病相怜的味道。县城里的重点中学,他们分在一个班,整个秋天,楚良没看见紫桑的第三件衣服,只是两件素色的换来换去。可见家境的不好。可是那么漂亮安静的女孩,,在贫穷的生活里不卑不亢,努力上进。

  而楚良,家境更差,几乎连饭都吃不饱。心里为此存了自卑,一心要在成绩上占上风,必然是每天去教室最早离开最晚的一个。因为生活费用拮据,每次去食堂,也总是很晚,要一点简单食物果腹,不想被其他同学看见。

  但是有几次,很晚过去,楚良却在食堂碰见紫桑。干净的饭盒里,有时只有两个小小的馒头,让楚良心疼。

  这个时候相遇的缘由,彼此心知,对视片刻,却都不说话,各自吃饭。终于有一次,楚良心里不忍,省了早饭和午饭,晚饭时,要了份价格略高的菜递到紫桑面前。低头吃饭的紫桑有些慌乱,抬起头,不。小声拒绝。

  楚良不说话,把菜拨到她的碗里。紫桑脱口说,你自己吃,你是男孩,还长个子呢!

  可不正是,十六七岁的男孩子,虽然物质匮乏,楚良也蹭蹭蹿高许多,成了班里最高最俊秀的男生。

  可是,他想用这样的方式疼爱紫桑,不想她拒绝。

  后来,两个人就你一口我一口地分吃了那份菜。末了,紫桑看着楚良,小声但坚定地说,楚良,不怕,以后会好的。

  不怕。那时候起,楚良忽然就真的不再害怕,学习更加努力,心里有了盼头一样。

  高中毕业,楚良和紫桑双双考上大学,虽不在同一个学校,但选择了同一个城市。是他们的约定,是最青春时的爱情约定。

  就这样正式恋爱了。

  那是楚良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虽然生活依然贫瘠,可是他有紫桑。那个出落得越发生动精致的女孩子,在大学四年的时间,始终以爱情的姿势陪伴着楚良。曾经一度,楚良心里担忧。紫桑那么漂亮,自然不乏有钱的男孩子追逐,他曾亲眼看到有人给紫桑送花,看起来充满富贵气的男生,等在楼下,央求门房的阿姨把花送上去。

  但那些,都不曾让紫桑动心,她心里,只有他。课余时间,紫桑在快餐店打工,赚到的钱,用来补贴两个人的生活。20岁的生日,楚良送她的,是一只一元钱的棉花糖,紫桑依然知足而快乐……

  楚良一边努力读书,一边暗下决心,日后,定然不让这个女子跟着他受任何生活的委屈。也是那时候,楚良决定留在北京。他觉得紫桑这样的女子,应该在这样的都市拥有幸福生活。

  临近毕业的时候,楚良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紫桑。以为她会开心,却不料好半天,紫桑无语,然后才慢慢说,其实,我倒是想回我们的家乡,或者可以一起去西部,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平静地生活不好吗?

  可是我要在这里给你安一个家。紫桑,支持我。他握紧她的手。

  终于,紫桑点了点头。楚良,我是个很容易满足的女子。家,不过是有你有我有爱的地方,无须要求太高。

  一句话,楚良几乎落泪。

  然后,紫桑用打工积蓄的一点钱不动声色地租了房子,给楚良买了套应聘穿的西装,在他去为工作四下奔波的时候,紫桑自己,先去找了工作安定下来。是一家商场的策划部。

  随后,楚良也找到工作,聘到一家贸易公司业务部,是家很大的公司,楚良雄心勃勃,却不料,在第一次独自处理一项业务时竟然打怵了。无奈,才决定让紫桑陪伴。

  只是紫桑出现的时候,楚良还是忍不住愣了半天。

  从来没有见紫桑这样精致地化了妆,穿浅灰色套装、细高跟的鞋子,拎黑色的手袋,每一步走出的都是优雅和从容。眉目里,透出楚良以往不曾发觉的大气的美丽。

  这些年,紫桑渐渐褪去年少的羞涩,在原本不卑不亢的个性里成长起来,酒店包间的富丽堂皇中,目光依然清净却从容。

  好美,楚良喃喃一句。

  是你的大事情,我化了化妆,不至于让你丢人。紫桑笑。

  忍不住,楚良过去轻轻亲吻紫桑面颊。心里有异常喜悦,这个美丽的女子,是他的。

  客户来得稍晚,一个年近五旬的广州男人,进门,楚良正做自我介绍,男人已经把目光投向紫桑,再移不开。

  紫桑笑,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并不隐瞒身份。男人略略尴尬,转头说,楚先生的女朋友好漂亮,天生丽质……男人找了他能想出的美丽辞藻来赞美。

  楚良倒有些意外,原本,他以为紫桑会扮作自己的同事,没想,她这样直接。

  但这并不影响紫桑微笑着陪伴楚良,一点点激发他的自信,适时说出自己的意向。

  只是广州男人的心思似只在紫桑身上,总是找了话题和她说。紫桑先是礼貌回应,渐渐看出端倪,于是便一句句将楚良的意图重复表达,那微笑,那言语,听似不动声色,却又存着几分锋利。

回复

使用道具

成为第一个回答人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火币网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