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表

女人伤痕

短篇小说  / 倒序浏览   ©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楼主# 2018-7-3 00:00

跳转到指定楼层

  妇产科主任宫瑞华替别人值班的一夜,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打乱自己所有的生活。

  大概是在夜里10点,她看见一个中年男人搀扶着一个年轻的产妇走进妇产科。

  男人瘦削而坚毅的脸上嵌着一双发着冷冷光辉的黑眼睛。两腮有青黑色的胡茬。

  额头上有些风霜的痕迹,嘴角像雕刻的似的,有种天然的个性。一看他就是个喜欢思索的人。男人抬头与宫瑞华的眼光对视的一刹那,眸子里闪烁着一种异样的光。

  宫瑞华的心里惊跳了一下,窘迫得满脸通红。在这一瞬间,她心中有了一种模模糊糊的向往、希望。她的这种状态连她自己都觉得惊奇。男人请求宫瑞华给他送来的产妇检查。宫瑞华给年轻产妇检查身体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有些慌乱,她看见这个女人很年轻,比那个男人至少要小15岁。长得小巧玲珑,妩媚无比。产妇疼痛难忍,久久地呻吟着。还是老夫少妇呢,一般这样的女人生孩子,男人是非常爱惜的。宫瑞华十分认真地检查了一遍,然后把那个男人叫到值班室说:“她是你的——”男人说:“我的妻子,大夫,她怎么样?”宫瑞华说:“你太大意了,怎么这么晚才送来?她是横胎难产,急需进行剖腹手术!”男人焦急地说:“那就手术吧!只是我的押金不足,大夫,能不能先手术,我再补——”宫瑞华看着他,破例点点头。

  男人笑笑:“谢谢你啦!”宫瑞华拿出病人卡片:“请签字吧!”男人抖着双手写下“林亚明”三个字。字体潇洒而英俊。

  林亚明?多好听的名字。宫瑞华此时感觉头顶像是开了一扇天窗一样。天上的太阳照耀着她,最初太阳是那么遥远,模糊的,颤动的,慢慢清晰得使人眼花缭乱,使人有了升上天空的感觉。

  走进手术室的时候,宫瑞华不由再次用含着探索意味的眼光看了林亚明一眼。

  林亚明没有注意她,而是亲昵地拉着小妻子的手,用深情的目光给她鼓劲。他一直护送到手术室门口,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妻子的手。宫瑞华羡慕地看着他们的表情,心里产生一种淡淡的幽怨和醋意。林亚明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模糊的暗处。

  本来在产妇做剖腹产手术之前,医生要给病人的身体状况做一个详细检查。也许是产妇的情况确实严峻,是没有多少时间了,还是由于宫瑞华内心的慌乱?她心跳得好厉害,像是封冻的严冰下的暖流,缓缓流动,那跃跃欲试的情感都像要脱颖而出。这是怎么了?她一生中从没有这样的局促不安,没有这么的紧张过。宫瑞华强抑制着自己的心,调整一下心态,给产妇量了一下血压,并没有发现产妇患有极其严重的高血压病。其实产妇的高血压病是极为严重的,在手术刚刚开始的一瞬间,产妇的麻药刚刚用上,产妇的高血压病就突然发作,致使产妇意外死亡。紧急抢救的器材,也不知这个蔡雪雪放到哪里去了。按规定,那些器材都应该准备到手术室里来的。

  危情发生的时候,宫瑞华寻找那些抢救器材,可是哪样也找不到。急得几乎要破口大骂了,可是孕妇和孩子十分悲惨地死去了。大人和孩子都没能够保住,宫瑞华由慌乱转为惊恐,她直直地瞪着眼睛,天旋地转,浑身大汗淋漓,身体一晃几乎摔倒。护士将她给扶住了。林亚明悲伤地扑进来,扑在妻子的身上呜咽着。

  宫瑞华不敢正视这残酷的现实,不敢看着残酷的场面。她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往下陷落。她等待着林亚明对她的报复。他会骂她?会动手打她?此时她真的希望林亚明对她施以报复,哪怕是狠狠地瞪她一眼,她心里也好受些。可是林亚明没有理睬她,什么举动也没有。他只是陷入无边的悲痛之中,他声嘶力竭地喊着“何婷”的名字。宫瑞华这才知道死者叫何婷。这个不幸而倒霉的何婷啊!第二天上午,院方对这次医疗事故做了专家会诊。指出产妇死亡的真正原因是,产妇高血压病引发的。这种病情常常导致母子双亡。院方没有主要责任,可是宫瑞华还是向院长提交了一份事故检查。林亚明承认妻子有高血压病,他没有上告。宫瑞华记住了,牢牢地记住了林亚明的名字,为了这个通情达理的男人,她也要写这份检查。她忽然觉得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医生的责任,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

  宫瑞华病了,发着高烧。宫瑞华的知觉在沉睡,她的躯体在凝滞,可她的心灵却飘浮于一个恍惚的境界里。她在梦中又见到林亚明了,他冷眼看着她,没有一点怨恨。他对她说了句什么,她没有听清。宫瑞华苏醒过来的时候,看见屋里空无一人。她抬起胳膊,抓起了林亚明曾经签过名的病历单,久久地看着,她看得眼睛迷离了,就有些忧郁了。埋怨着自己:你疯了吗?你害死了人家的妻子,想弥补那个空缺吗?你个自作多情的人啊!人家林亚明嘴上不骂你,可他心里会饶恕你吗?女儿黄蓉带着一兜削好的菠萝走进来,看见妈妈的眼神很怪,就笑着问:“妈,你的情绪不一般。而且你的眼睛总想告诉我点秘密!”宫瑞华瞪了女儿一眼说:“别跟妈妈瞎贫!妈妈能有什么秘密呢?”黄蓉笑着说:“妈妈,我从没见过你的眼睛有这么亮。真的,而且你还在病中。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有了意中人!”宫瑞华有一层困惑和迷惘染上了眼睛,嗔怨说:“妈妈刚刚做了一个失败的手术,妈妈有什么意中人呢?”她这样说,还是很吃惊,吃惊女儿敏锐的感应力。黄蓉肯定地说:“不对,你别骗我啦!”宫瑞华慢慢坐直,将黄蓉叫到跟前说:“蓉蓉,让妈妈摸摸你的头!”她抬手摸着黄蓉的额头欣慰地说:“好了,真的好了,到底是年轻人哩!”黄蓉看着她:“妈妈,应该我伺候你啦!我已经请了假,告诉你,爸爸要外出开会,他听说你病了,就推迟了,他给我打电话说,过一会儿就来看你!”宫瑞华愣了一下说:“他能来看我?”黄蓉说:“对,爸爸会做表面文章,爸爸心里早没有你啦,他近来跟那个女人来往密切呢!”宫瑞华沉了脸:“别跟我提那个女人!”她轻轻叹息一声,忽然想起什么,扭头对黄蓉说:“蓉蓉,妈妈求你一件事儿!你一定给我办好,啊?”黄蓉问:“什么事儿?说吧!”宫瑞华脸上是极为复杂的表情:“唉,还不是这个医疗事故的事?今天林亚明的妻子何婷火化,你去替妈妈买一个像样点的花圈,给林亚明叔叔送过去!”黄蓉赌气地说:“不,妈妈,你也是太善良了。医院都说你没责任,可你还送花圈,还把不是往自己身上揽?”“妈妈怎么没责任?”宫瑞华严厉地盯着黄蓉,“妈妈让你去就去!不许犟嘴!”黄蓉无奈点点头,乖乖地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成为第一个回答人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