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表

野鸡你别四处乱飞

故事新编  / 倒序浏览   ©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楼主# 2018-5-25 00:00

跳转到指定楼层

  (一)对那只野鸡动了真情

  梓青仙君郁闷地斜躺在紫檀木床上,衣衫不整地,胸前露了一大块,蒲扇不停的扇着,眉头不能再皱了,梓青仙君不知道么?

  到底所为何事让我家器宇不凡、玉树临风的梓青仙君那张俊脸,愁成这副模样!

  事情还得从三个月前说起。

  (二)如果遇见是上天注定

  妖界来犯,大家都去了灵山抵抗妖界,其中大混战时,把整个灵山尽毁,云海之上九重,持续了三年之久,灵山周边花草不生,鸟木灭绝,奇花异果全数化为灰烬。

  而就在一朵曼珠沙华的烈性妖毒下,梓青仙君受了重伤。

  “梓青啊,以老夫多年就医来看,你这身子里的毒还需要那芸山的雪鸾一族的翎羽,磨粉服下才可痊愈。”易和医伯边摸着他那一把白须(白胡子)说着,脸上又多加了一丝忧愁,走来走去的,头还不停的慢慢摆动着。

  梓青仙君双脚搭在客房的桌子上,轻柔地摸着他那柔滑的长发,似个美人,他看到这局面,势必看出了一些端倪你,“不妨直说。”

  千百年,没有什奇难杂症让这易和老头皱眉头的,可小小的妖毒让易和老头的脸上失了平日里有的和蔼,多了分庄重,这事可不小呢!

  “那雪鸾一族的翎羽必须要胸脯那一片血色翎羽,才能解开你身上的毒,而这血色翎羽只有女辈胸脯才会有,这血色翎……”

  还没等易和医伯的话说完,梓青仙君这心急的孩子,就腾云驾雾离开了易和医伯府上。

  诶诶,你这么着急干嘛,又不是去投胎,易和医伯还没说完话呢!

  从云层深处传来“谢了,易和老头,你可要保重身体啊,我去去就来。”那语调,那话语,分明是梓青那臭小子的!

  只见月老笑笑进了易和医伯屋子,“前世注定的因缘啊,呵呵,多谢易和你一臂之力相助啊。”

  “客气客气,那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也想为他求门好姻缘呢。”

  俩个老头,又在搞什么鬼!?但怎么也搞不过——天注定,天注定啊。

  (三)漫天飞雨花调来年开

  梓青仙君很快找到了芸山,当然,他是那种臭脾气,丑的不找,专挑找年轻貌美的女子,找到一个女的,就问别人要血色翎羽。

  真是为梓青君你捏一把汗啊。

  许多女子都双手捂脸跑了,他还呆萌呆萌的一直以为是——被自己俊俏的脸震惊到了,不过也有找到过那种男扮女装……后来找到一个女子,她对梓青仙君先笑笑,在梓青一不留神时,突然就给他了一拳!

  梓青仙君就疯了似得要把这孩子活剥了,居然敢在梓青的俊脸上留下一道紫青痕!

  自然这个女子耗不过他,见他太缠人又不是雪鸾一族,猜想他可能是不知道,就把原由给子羽仙君讲了一遍。

  原来血色翎羽是在成亲后才能从女子胸脯取下来之物,便要雪鸾一族女子成亲,血色翎羽才可自然掉落,不然就算是血色翎羽的主人死掉,也不会掉落。

  梓青仙君听后,背后暗暗骂了易和那老不死的。

  隐隐约约听到了易和医伯打喷嚏的的声音!

  你说这个梓青仙君来不来就问血色翎羽就算了,还说把他的俊脸留下了一个浅浅的青色印记就要让人以身相许,靠谱啊你?

  还跟着人家到了凤凰窝!你说你这是要脸呢还是脸皮厚呢?

  不行,这样跟着也不是办法,梓青仙君开窍了,用钱买总行了吧!

  他甩了一袋金币给这孩子,谁知道这孩子没拿到金币时还口口声声说答应嫁给他了,拿到后就翻脸不认人了,真是翻脸比翻天书还快啊!还没齐天大圣武功高呢,翻脸还比他高上那么一层。

  (四)飘花落叶映冤家路窄

  不知为何,梓青也就好像对夜姬有磁性,就跟着夜姬了,不排除梓青这位玉树临风的仙君,被妖毒冲昏了头脑。(多半是没吃药。)

  自己还茫茫然地去找过月老牵线,可月老那老头子就是不答应,害的月老编织的红线被梓青戏弄一根一根给烧了,要不然就乱牵,这又是多少人的因缘被毁了啊!调皮!

  也找过人说情;天天跟着人走,发现她每天就去山里玩玩,水里玩玩,也才知道人家名字叫夜姬,知道她是个女的,其他什么都不知道;苦肉计也使过了,那丫头就是不从;霸王硬上弓,却发现有伤在身,人家是千年雪鸾勉强还打得过,可她就知道用辣椒粉使诈,让梓青仙君是各种难堪啊。

  真是想尽各种办法,打持久战耗了十多天。

  梓青君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变了一身破破烂烂的衣裙,走到夜姬面前,突然“扑通”跪下,俩手一下抱住她的大腿,求她收留。

  梓青仙君太单纯了,他以为只要夜姬一心软,把他带到家里换洗,他就把夜姬强上了!后来才发现你这只野鸡这么没有同情心?梓青都这样了,你甩都不甩(理都不理)梓青?耗这么久也有感情了嘛。

  去凡间逛了一趟,又是鲜肉小笼包、鲍鱼……(大堆吃的)又是梨花西域青丝簪子,大包小包的,梓青仙君就是个土豪没的说!梓青是个高富帅,夜姬你就从了吧!

  “小野鸡,开开门,我去凡间给你买了好东西。”梓青仙君在树屋外贼眉鼠眼的逛来逛去,想着怎么引诱她出来。

  以前梓青君为了引她出来也有放过火、有把这树屋外树枝全砍了、把这树劈成俩半什么的……

  而还没等他想出怎么让夜姬出来的办法时,夜姬寻着凡间食物的香味跑了出来。

  “哎哟,看来你还有那么点良心没被哮天犬吃啊?”赤裸裸的嘲讽啊!

  先闻其声,后见其人。

  夜姬忽的出现在只见她眼角还有雪翎羽,星星点点的闪闪发着光,一头白发披散在雪白的双肩,白衣裙拖地,又是自身鸾羽裹塑而成的衣裙,隐隐看得透里面,露出了一双白皙的大腿。

  梓青仙君你的眼球掉在这了,快收回去,别看了你。

  “噗嗤!”梓青仙君这次伤的不轻啊,还是内伤,那鼻血还是忍住了,咳咳,怎么能这野鸡面前丢脸呢?是吧!

  为何夜姬大人女神不过三秒?分分钟拿起凡间饭菜开始往嘴里塞!你这么呆萌呆萌,真的没看到旁边还有位神啊?

  须臾,还剩只簪子和一堆菜盘,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梓青的脑子里好像浮现出了什么:小夜姬坐在铜镜前梳妆,我从身后抱着她,轻轻为她盘上发髻,突然一个女孩子跑过来叫夜姬母亲,叫自己父亲……

  “啪”——清脆一响!夜姬刚才起身时,一不小心碰到了梓青。

  梨花西域青丝簪子就这么碎了?是不是梓青的梦也碎了?天呐,他的梨花西域簪子,啊!他还想趁机吃吃夜姬豆腐呢!呸呸呸,梓青自己在想什么呢!

回复

使用道具

成为第一个回答人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火币网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