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表

#楼主# 2020-2-14 17:11

跳转到指定楼层
学的好不如生的好,这句话放在1500年前的南北朝时期依旧适用。
南北朝时期的官员选拔对政治成分有着严格的要求,像极了今天印度的种姓等级制度。如果家里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地主财阀或是祖上出了几位达官显贵,别着急,您只要不是文盲白痴,地痞恶霸,自有官员推荐您进入体制内,因为您打一出生就有了个耀眼的标签-“士族”。倘若您家里八辈贫农,筷子倒了都不知道是个一,放在70年代或许称得上根红苗正,可放在当时,大大的几率,您这辈子当官就没希望了,因为您的标签是“庶族”。
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
地势使之然,由来非一朝。
今天的主人公陈庆之打小就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青少年时代就开始精研家谱,可就是从自己往上扒八代,祖上最大的官也只是个刀笔小吏。靠推荐是不可能了,那就从军搏个军功吧,在这乱世,扛枪打仗可能是庶族最有可能出人头地的机会。
有了努力方向的陈庆之每天进行五公里越野拉练训练体能,爹娘为孩子的前途也拼了,变卖家产买了马,购了弓箭。经过长时间的练习,最终马跑瘸了,弓拉断了,前列腺肥大了,手指头脱皮了......
“奥里给!成功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奋斗吧,骚年!”跨在马上,披着家里的白床单的陈庆之意气风发。因为他要给父母和街坊邻居来一次汇报演出。但演出效果却令人大跌眼镜:马摔了,人飞了,箭偏了,邻居被射伤了,围观群众笑喷了,靶子安然无恙。自那以后十里八村都知道老陈家出了个傻儿子。
老陈夫妇请来郎中包扎了伤者,尬笑着遣散了围观群众,领着脸红脖子粗的陈庆之回了家。但和大多数父母一样,他们仍然没有对这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孩子放弃。儿子在家里是呆不了了,于是找关系,花银子把陈庆之送进宫里当了一名侍读。
经历了人生低谷的陈庆之入宫后仿佛换了个人。他待人谦和、性格谨慎,每次奉召伺候前都必须沐浴更衣。更难能可贵的是,陈庆之基本没有什么私生活,是个中规中矩的老实人。南朝梁武帝萧衍爱下棋,兴致上来,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的找陪练。陈庆之面对这个孩子气的老板,可以24小时待机不下线,随时等候BOSS的召唤,因而得到了萧衍的宠爱。
但这份宠爱保持的太持久了,陈庆之自己都没想到围棋陪练加生活秘书的职业,他一干就干了20年。看着自己的同僚纷纷得到提拔,人到中年的陈庆之只能仰天长叹:既然爱,就不要彼此伤害......
公元525年,北魏徐州刺史元法僧叛逃梁国,在棋盘上运筹帷幄20年的陈庆之终于被萧衍封宣猛将军,受命护送南梁宗室萧接管徐州。北魏自然不会将徐州拱手相让,令北魏宗室元延明领兵2万阻挡陈庆之。谁都没想到,这位曾经“射不穿孔,马上不便”的羸弱书生第一次作战竟然以2000梁兵将魏军击溃。自此,陈庆之才真正进入了梁武帝萧衍的视野里。
自此以后,陈庆之犹如开了外挂一般,开启了自己的“战神”生涯。
公元529年,北魏内乱,宗室纷纷割据。北海王元灏投降南梁,请求梁武帝派兵帮助自己称帝。萧衍不好推却。毕竟北魏虽然内乱,但军力犹在,一时无法灭掉,他也乐意扶植一个傀儡皇帝,于是派陈庆之率兵七千人护送。
七千人北上伐魏,梁武帝的“玩票”心理暴露无遗。打赢了开疆拓土最好,打输了也刺探了北魏的军事实力,这点损失对梁国也动不了筋骨。临行前,萧衍把陈庆之悄悄拉到一边,附耳说道:小陈啊,你也知道咋回事,打打撤回来就得了。而就是这一次感觉没什么意义的北上,却成就了历史上最具有传奇色彩的北伐征程。
领导不在意,身为臣子并且一次做主帅的陈庆之却必须举轻若重。战前,陈庆之对队伍进行了整编,剔除了老弱病残,并且补充了不少凶悍的的胡人降兵。7000人统一着装,一溜水的白衣白袍,军容甚伟!“北上伐贼,愿效死命!”的动员口号响亮震天。                               
                                                               
                               
                               
                               
                               
                                       
站在检阅场的高台上,目视着前方白花花的军队,想起少年时身披白床单的那次拙劣表演,45岁的陈庆之眼睛湿润了。“今天这风有点大,迷眼了”陈庆之喃喃道。
庆之带兵仁而狠。
南北朝,战祸连连,群雄割据,政府为征得足够兵源只能抓壮丁,高级军官奢靡成性不顾士兵死活,随意克扣军饷,士兵们生活困苦,随时都有可能在频繁的 战争中丧命,成为各个门阀势力争夺地盘的牺牲品。但陈庆之这个领导不一样,他生活朴素,不唱K不找小姐,经常自己掏腰包补充士兵的伙食费,因而士兵们愿效死命。
说他狠,别看庆之平时看起来一个小白脸的模样,发起飙来三头牛都拉不住,刑罚残酷,士兵敬畏。靠着仁、狠二字,白袍军一改南军的颓废之气,战力飙升。
率领这七千白袍军北上的陈庆之此时犹如战神附体,一路上砍瓜切菜般勇往直前。所获战果简单说出来,却最是让人惊心动魄:攻三十二城,所在皆克,历四十七战,所战皆捷,孤军千里杀进洛阳城。其所面对兵力从七万、两万、七万、三十余万、五十余万,合计近百万兵力,而陈庆之永远只以七千白袍所应对,全胜。一时间北朝皆谈陈变色,城中童谣曰:“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
陈庆之在荥阳遭遇到杨昱抵抗,死了几百个弟兄。杨昱被擒后,向元颢请求不要杀他。元灏心软同意了。但陈庆之不干了,与胡光等300余人伏在元颢帐前,说:“陛下渡江三千里,无遗镞之费。昨日一朝杀伤五百余人,求乞杨昱以快意。”元颢依旧不肯杀杨昱,但自己是个傀儡皇帝,除了个名号,没有一兵一卒,怎么也不敢折了这位手握重兵大将军的面子。于是说“自此之外,任卿等所请”。于是杀红了眼的陈庆之斩杨昱手下将领37人,且“皆令蜀兵刳腹取心食之”。
看着这群如丧尸般啖人心肝的士兵,元灏只觉的后脊梁骨蹭蹭的冒凉气。消息一出,北朝哗然,陈庆之此时在天下人眼里简直是个魔鬼了。
攻下洛阳后,元灏顺利称帝。吃水不忘挖井人,心肠不算坏的元灏顺手给陈庆之封了一大堆的官。可这小子确实不是当皇帝的料,刚上位就一脚踩进温柔乡里,醉生梦死起来。陈庆之修书一封给梁武帝请求派兵支援,试图继续北上扩大战果。元灏听说消息怕了。“他陈庆之功劳再大那也是梁国的官啊,我大魏境内已经有7000如狼似虎的白袍军,南梁再增兵,我还能是皇帝吗?”于是也休书一封,大致内容:这边只有 尔朱荣这家伙还在抵抗,所以有我和陈庆之就能解决他了,不必再劳烦陛下。显然,梁武帝听信了元灏的话未给予陈庆之任何增援。
陈庆之终究因为元颢的猜忌挟制,梁朝的不予增援接应,最终苦战三日十一战,没能再现往日的奇迹,最终在北魏大军的进逼下单身逃返,7000白袍军散失殆尽。洛阳失陷后,陈庆之北伐所克占之地,尽为北魏收复,白袍将军的一切努力也付诸东流。
庆之回到梁国后,梁武亲赐手诏曰:“本非将种,又非豪家,觖望风云,以至于此。可深思奇略,善克令终。开朱门而待宾,扬声名于竹帛,岂非大丈夫哉!”
公元539年,55岁的陈庆之躺着病榻之上行将就木。恍惚间,他又听到战马的嘶鸣,军士的呐喊。“北上伐贼,愿效死命!北上伐贼,愿效死命......".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眼前忽见一白衣白袍的将军向他走来,银甲闪亮,宛笑如春。两行浊泪落下,老人难舍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被北朝军队避之不及的陈庆之遗憾的走完了自己短暂的一生。
回复

使用道具

成为第一个回答人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