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血历史网 新闻 > 首页 > 军事社区 > 解密 > 正文 >

女律师王宇的背景,王宇律师及其家人

2015-07-23 09:42:09 点击: 来源: 军事中国 反馈

6月12日,人民网、新华网等官媒突然异口同声地发文,指责国内公益维权诉讼中最活跃的女律师王宇“打人致聋被判刑 拒不执行判决仍四处‘接活’”。然而,了解王宇律师既往遭遇和当下境况的友人却指出:“这已经不是王宇第一次被公权力报复构陷了”。

              投诉派出所,遭公权力报复构陷被判刑             2008年5月4日,北京女律师王宇在天津西客站与检票员发生肢体冲突,后王宇被带至派出所问话,并做了笔录。王宇认为自己在冲突中被殴打并到铁路派出所投诉,未果。于是王宇投诉派出所“不作为”。   2008年12月10日,距此事件已经发生七个月后,这个被王宇投诉的派出所却突然将王宇刑事拘留,理由为“涉嫌故意伤害罪”。派出所认为她在5月4日的冲突中殴打三名铁路职工,其中一名1米80的小伙子被王宇一记耳光打聋造成重伤,还有一名被打成轻微伤。   在铁路法院的庭审中,王宇的律师要求调取当时西客站的录像,被告知“西客站没有录像”;王宇的律师出示西客站有摄像头的照片后,又被告知“摄像头坏了”。且王宇夫妇在派出所做的最初的、最原始客观的笔录也没有了。凡此种种,这个被王宇投诉的铁路派出所难逃“报复构陷”之嫌。   2010年3月,天津铁路法院判决王宇故意伤害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向两名受害人赔偿共计逾13万元。经上诉发回重审后判为“过失致人重伤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向被害人赔偿物质损失12万余元”。   该案再次引发了民众对对于铁路司法系统独立性的质疑、以及对“企业办法院”现象的质疑。2010年8月,张凯律师等30余名律师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公民建议书指出,由于铁路法官、检察官的编制、工资福利以及各项经费均受制于铁路企业,违反公平原则,导致“儿子审老子”的司法怪象。   30余名律师同时向全国人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寄送建议信,建议信指出,“本案是律师王宇与铁路员工发生冲突,然而本案的侦查、起诉、审判、鉴定、看押,全部由北京铁路局的员工完成(当时铁路公检法仍属铁路系统管辖)。自己做自己案件的法官,哪有公正可言?”   2011年,出狱后的王宇深刻体会到公权力的“任性”,体会到个人在公权力面前的弱势和无助。她放弃了民商事业务,转而重点参与公益维权案件,为那些与公权力发生冲突的人士代理诉讼。在一系列知名公益维权案件中与公检法部门依法抗辩。

女子连伤2人服刑期间吃空饷 出狱后当假律师:

 

意见书
王宇资料图 2008年5月4日,原天津西站实习客运员,年仅18岁的小伙子小张正盼望着快点下班。横祸突如其来,一个陌生女子煽来的一巴掌使他右耳永久失聪。   5月4日,天津西站和往常一样,人流熙熙攘攘,这时,张某接到指挥台指令,因即将到站的K256次列车严重超员,要禁止持非K256次站台票进站的人员“接送站”,以防更多人蒙混上车,站台票发售窗口已经停售K256次站台票。小张立即警觉起来,对每个人都要多看两眼,严防无票人员逃票。这时,一个挎着时尚女包的30多女子检票进站,小张发现他手持的是一张T64次站台票,根据刚刚的指令和规定,小张礼貌拒绝该女子进站。不想,该女子大发雷霆呵斥小张并欲强闯,随后又一个耳光打在小张的右脸,小张顿时觉得疼痛难忍,耳朵中有血迹缓缓留出。这时,旁边的客运员多大姐也赶过来阻拦,由于多大姐地处下坡,被该女子一推便坐倒在地,疼痛不起,事后送医检查是尾部外伤、软组织挫伤。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